阅读新闻

漫画首富朱德庸转型画大画 单打独斗两年磨一剑

发布日期:2022-01-14 19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朱德庸与周洪滨,一个是“中国作家富豪榜”之“漫画作家富豪榜”的首富,一个是“探花”。

  朱德庸生于1960年,今年51岁;周洪滨生于1979年,今年32岁,两人相差19岁,同样荣登“漫画作家富豪榜”,记者在采访中,却发现两人的致胜秘籍却大不同,代表了老派和新派两代漫画家的不同创作模式。

  华人世界里的翘楚,非朱德庸莫属。他的《醋溜族》、《双响炮》、《涩女郎》等四格漫画作品,勾勒出都市男女的种种“征候群”:身陷爱情迷宫里的茫然,上班生活压抑的狂躁,极端“拜物”的空虚,让青年男女深受共鸣。此次荣膺“中国作家富豪榜”子榜单“漫画作家富豪榜”对于漫画给他带来的名利,又是怎样的看法?近几年,新作出书的频率越来越慢的朱德庸,是不是真的要停止画漫画?带着这些问题,华西都市报记者与朱德庸做了一番交流。

  名利兼收的朱德庸,对于名利,却看得淡然。他说,我有赚更多钱的方法,但是我不采用,“因为人不能太贪婪”,而且他想要给那些真正用心画漫画的年轻人树立一个示范标杆:从纯粹快乐的心出发去创作,可以取得更有意义的成功。

  朱德庸:如果我画漫画的主要目的就是挣钱,我会按照通常的商业规律去运作,比如在自己的作品最火的时候,找助手,一年出5本书,然后借助团队的力量,进行全方位的商业推广。

  如果我那样做的话,那么因为我的作品,创造累积起来带来的财富 ,数量是难可估计的。就是说,我有赚更多钱的方法,但是我不采用。像当年《双响炮》、《涩女郎》非常火的时候,我都没有趁热打铁。我从事漫画创作20多年,从来没有找过助手,也不组建团队。我的画一笔一划都是我自己亲手画的。我这几年,基本上是两年才出一本书。

  朱德庸:我不是说,画漫画的人一定要把让自己弄得苦兮兮的。我强调的是,人不要太贪婪。我之这么做,就是想要亲身树立一个示范标杆,让其他真正用心画漫画的年轻人看到:哦,原来,不用助手不用团队,从纯粹快乐的心出发去创作,在这个崇尚急功近利的社会里,可以取得更有意义的成功!我希望自己起到这个激励作用。而且,我认为,如果一切向钱看,失去了创作本身源动力的快乐,那即使一时赚很多钱,也注定不会长久。

  华西都市报:有人会说,你之所以会将名利看得虚幻,是因为你已经拥有了。对此你怎么看?

  朱德庸:我觉得这种说法很不负责,是在玩文字游戏。因为这种说法并不适合我,而是适合那种狂赚一笔就离开的人。就像一个人炒股票,赚了一大笔,然后告诉人家不要炒股。

  我不是这种“炒股人”,因为我没有利用我的作品去刻意捞钱。比如我本可以画更多漫画,现在在我心中,就已经有七八本不同题材的素材,是可以很快画出来出书的,但我都没有去画。但是我更想按照自己内心的节奏,如果哪天想画了,就画出来,不想画,就算了。我也不会说,为了读者我会去将它们画出来。因为,画画首先是为自己内心。

  自十几年前作品来到内地,朱德庸的漫画受欢迎程度,一直没有下降。但是细心的读者也发现,近几年,朱德庸出新书的速度,明显慢下来。

  华西都市报:你曾公开说,今后会减少目前的漫画创作,甚至可能会停止。而你的漫画,现在还是很受欢迎,画漫画又是你自己喜欢的事情。为什么会有停止画漫画的想法?

  朱德庸:我会觉得创作漫画的快乐,没有以前纯粹了,比如我要顾及他人的需求,比如为新书宣传。我觉得,一本书出来,为什么还要作者出来宣传?虽然我很少受到外界的左右,但是总有我不喜欢的力量入侵我的生活,打扰到我自己的节奏。而去阻挡的过程,本身也是蛮费心力的。我现在每天真正花在画画上的时间,大概两个小时到两个半小时。其实,我可以画更长时间,只是不愿意那样做而已。我也想在人人渴望更钱越多越好、名越来越大的世界里,证明一下,其实有些人并不一定会遵循这个逻辑。

  朱德庸:接下来的重点是画大画。在成人幽默漫画方面,我已经做到让自己满意的程度。接下来,我想做另外一件事,那就是将漫画艺术化,把漫画往更深层的境界去推。在华人世界,由于暴力色情等漫画的负面影响,让很多人对漫画文化整体有偏见,认为它不入流,或者只是给低幼小孩看的。

  其实漫画可以表达很深层的东西。事实上在欧洲的很多国家漫画已经变成艺术品的,我希望可以朝着这条路上去走。此外,以前画漫画,主要是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,去观察别人的生活,然后表现出来给别人看。接下来我要退回内心,通过审视我自己,再表达给别人看。

  朱德庸:其实,我已经陆陆续续开始画了。等我汲取足够的能量,有一个成熟的时机,这个转型就自然而然完成了。我之所以现在还在坚持画四格,是因为我觉得,像我这样画给成年人看的漫画太少了。如果我不画,还有谁来画呢?我很希望可以有新人的创作加入。

  朱德庸:在这个转型的过程中,的确有外界的阻挠力量,因为我继续创作四格漫画,会比较符合他们的利益。但是我自己不会受到影响,我的方向是坚定的。

  至于说未来会不会成功,那是另外的事情了,不是我现在考虑的。其实我一开始画四格漫画,也没有想到一定要取得多大成功。我从不预设将来,只是一步一步,自然而然地走。而且我觉得,创作首先是为了自己内心的需要,别人接不接受是另外的事情。我生下来在这个世界上,并不是为了成功而来的,甚至不是为了满足读者而来的,我为了内心想要创作的愿望而创作。